广州市新闻中心

 
 
 
当前栏目:媒体报道
 

[收藏][打印][字号:]

文化强市 | 广州非遗:道路越走越宽

2021-01-13

2004年1月1日,广州红线女艺术中心,沉寂已久的岭南古琴多年来第一次公演。广东琴人以此庆祝中国古琴艺术入选人类口述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也纪念岭南古琴的一代宗师杨新伦105周年诞辰。

那个时候,“岭南古琴”和“非遗”这个名词一样,都刚刚浮出在大多数中国人知识体系的海平面。没有多少人会意识到,身边那些不起眼的瓶瓶罐罐,嘴里随口哼唱的童谣俚曲,年节时按部就班的典礼仪式,会在快速发展的社会中,以极快的速度变化,甚至走远;更想不到,一次规模宏大的、对我们赖以生长的传统文化的“再发现”,即将上演。

而以“保护有力、传承有序、管理有规、融合有度”为特点的广州非遗保护之路,也就在这日复一日的实践探索中,被走得越来越宽阔。

市民参观设置在广州塔的“岭南之窗”非遗精品展览。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李波摄

◆非遗的复兴,印证了城市文化的脉动

红线女艺术中心演出的第二天,杨新伦的嫡传弟子、岭南琴派第八代传人谢导秀在海珠区东晓南路的家中,用他那极富辨识度、缓慢平稳的声音告诉记者,当时全国“精通”古琴的专家不过区区50人左右,爱好者仅约数千。而在广东,经常一起交流的爱好者,只有五六十人。这位后来成为国家级非遗古琴艺术(岭南派)代表性传承人的艺术大师还说,虽然推广很慢,但自己还是在坚持不懈地收弟子,多年来已经收了100多位,最小的是5岁的琴童袁梦轩,最大的是83岁的一位前广西民航局局长。

时间走到2021年,谢导秀先生已经仙逝。但被他称作“最能代表中国人的审美情趣”的古琴艺术,却在短短的十几年间,在广州,也在中国遍地开花。在永庆坊非遗街区工作坊里,谢导秀的弟子谢东笑考虑的已经是“参与古琴艺术的人这么多,怎么才能进一步提升传习质量和传播效果”。

不止是古琴,许多曾经被媒体广泛关注的“濒临失传”的非遗项目,近年来都得到了不错的发展。比如广州传统手工艺的代表品种“三雕一彩一绣”,早已是全民皆知的城市品牌;曾经偏安一隅的西关打铜,被发掘出了网红潜质;过去只是由专业糕点师傅操作的饼印,成了一场又一场青少年体验活动中大受欢迎的道具……

目前,广州已经认定了七批市级非遗代表性项目和七批代表性传承人,已有人类非遗代表作2项,国家级非遗代表性项目17项,省级非遗代表性项目81项,市级非遗代表性项目116项;现有国家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12名,省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79名,市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208名(均不含已去世人数)。广州的非遗,日渐成为品类丰富、形态多样且广受关注的传统文化“矩阵”。

广州市文化广电旅游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广州对所有的市级代表性项目和代表性传承人均分门别类建立档案,对于历年开展的各种非遗活动也建立起工作档案,并建立了广作新生代传承人群的基本档案。自2012年至今,已经组织拍摄制作了六批非遗代表性传承人口述历史资料片,用数字技术助力广州非遗的永久保存。

◆培育整体生态,给非遗以广阔的天地

每一种非遗,都不是单一的形态。就如古琴艺术,不仅是那把琴,更是由琴制、琴弦、琴谱、琴曲、琴史、琴歌、琴社和琴派构成的综合艺术,也是专业技术和社会规范协调的成果。广州近年的非遗保护工作,也并不仅仅盯着“项目”和“传承人”,而是注重整体生态的塑造和培育。

在制度体系方面,“十三五”以来,广州市先后出台《广州市培养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人才工作方案》《广州市建设非物质文化遗产工作站方案(2018-2020)》《广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办法》《广州市发展振兴非物质文化遗产三年行动方案(2020-2022年)》《广州市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认定与管理办法》等政府规章和规范性文件,为全面提升广州非遗保护工作的规范化、制度化、专业化水平提供政策支撑。

在基础设施方面,广州文化馆新馆非遗园即将竣工;粤剧艺术博物馆、陈李济中医药博物馆、永华红木艺术馆、黄阁麒麟舞博物馆等各种专业性非遗展馆也成为展示广州非遗的重要场地。广州还大力推进非遗聚集区建设,2020年8月成功创建了首条非遗街区——广州非遗街区(永庆坊),引入广彩、广绣、珐琅、等项目的非遗大师工作室,建成了集体验互动、展示和销售于一体的主题街区,成为市民游客品味广州百年街巷市井气息、体验岭南文化艺术魅力的新窗口。

在理论研究方面,广州2016年5月出版了全国首部非遗志《广州非物质文化遗产志》,2016年12月出版了全国首部地市非遗蓝皮书《广州非遗蓝皮书(2015)》,还推出了《印象岭南系列文化图录丛书——广州非物质文化遗产精选》《粤剧表演艺术大全》等一系列重要出版物,此外每年的《广州市非遗保护工作简报》也是各界了解广州非遗和非遗保护工作的重要入口。

在“文化遗产整体保护”的指导思想下,2015年,广州以越秀区北京路历史文化核心区为基础,创建了广府文化(越秀)生态保护实验区;2019年,充分利用荔湾区恩宁路、粤剧艺术博物馆等历史文化街区的优势条件,成功创建了粤剧粤曲文化(荔湾)生态保护实验区。它们成为广州非遗自由生长的广阔田野。

◆非遗回到生活,让一代代的年轻人爱上它们

非遗源于生活,也只有回到生活中去才最有生命力。而不同的非遗项目、品种,生存的土壤并不一样。近年来广州在“精准施策、分类保护”方面下功夫,尽可能地为更多的非遗品种提供“定制化”服务。比如实施“中国传统工艺振兴计划”,推动传统工艺在现代生活中得到新的广泛应用;实施“曲艺传承发展计划”,设立曲艺说书场,增强濒危剧种、曲种的生命力和存续力;通过创新表现方式,支持阐释挖掘民间文学的时代价值、社会功用……记者从广州市文广旅局了解到,如今广州已经在各区建设了10家含括多个不同项目类型的非遗工作站,为非遗搭建跨界合作、资源整合平台,借助社会的合力,促进非遗走进现代生活,并积极探索一条基于现代化大都市背景下的非遗振兴道路。

广州还全面推进非遗进景区、进博物馆、进校园、进商场、进社区的“五进”工程,提高非遗能见度,拓展非遗保护发展平台。并从2018年起,推动“非遗+”的创新保护方式,“非遗+旅游”“非遗+商业”“非遗+动漫”“非遗+文创”等,已经成为培育文化新业态,实现非遗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的有效路径。

所以我们在广州,可以看到广州非遗街区(永庆坊)这样的“活态街景”,也能看到广州塔周边“岭南之窗”这样的文商旅融合示范区;还能看到非遗一日游、夏令营、冬令营、研学游、非遗主题民宿等多种形式的非遗旅游路线。2020年底,“广州老城新活力文化遗产深度游路线”被列入全国非遗主题旅游12条线路之一,引起了许多市民和游客的强烈兴趣。

而广州非遗的“年轻化”推进也很见成效。本土企业酷狗音乐打造的歌曲《风伴广州港》中,早茶、醒狮、粤剧等广州味十足的非遗元素,展现出广州城的深厚历史和生气勃勃。游戏领域,广州游戏企业充分利用人机互动和跨媒体叙事能力,将广州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互动式社会传播。例如,多益网络与广东省博物馆围绕“海上丝绸之路”主题进行跨界,把广州港和广绣等元素巧妙地融入至游戏产品。三七互娱去年推出的功能游戏《叹西关》,通过精美的插画、珍贵的老照片,从而让用广大玩家了解到“一盅两件”的起源、发展及相关的文化。

如今,广州的新地标和老城区都多了新玩法,瞄准年轻人,瞄准全球化。根据潮流风尚的变化,快速反应,主动应对,成为广州基于巨量本土文化资源储备、国际级的商贸网络、领先的科研和技术优势,越来越多地采取的动作。这也是近些年来广州非遗获得新世代人群的喜爱和共鸣,不断“出圈”的奥义所在。

广州市文广旅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下一步广州将进一步拓宽非遗的展示、推广平台,拓展保护领域,力求实现“见人见物见生活”;此外要更好地保护和培育传承优秀传统文化的文化生态,挖掘并释放非遗活态属性和市场属性;更要扩大非遗发展的“朋友圈”,引入更多社会力量,推动非遗与更多业态的深度融合发展。

来源:广州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