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市新闻中心

 
 
 
当前栏目:广州风物
 

[收藏][打印][字号:]

35年,别了,广州汽车站最后一趟客运大巴开出

来源:大洋网

大洋网讯 3月31日晚上8点18分左右,去往海安的客运大巴从这里驶出,这是广州汽车客运站(流花车站)(下简称市汽车站)开出的最后一趟班车,4月1日起市汽车站正式停止班车发班,许多人心目中广州的一大地标建筑从此退出历史舞台。

只有2名乘客的最后一班车

“海安的过来了”在工作人员的引领下,20点12分,最后一班客运大巴开始检票,乘客朱先生开始检票上车。“第一次在市站坐车。”朱先生说。“听说过这个车站,看到有卧铺票卖,特意在微信购买的。”朱先生表示,自己来广州办证,当天返回海安,时间晚了,就想乘坐卧铺车,没想到自己坐的是最后一趟车。而在车辆即将发车前,又一名临时在售票厅购票的乘客,匆匆搭上了最后一班车。

也有乘客来到市汽车站之后,失望而归。重庆人骆先生告诉记者,自己20多年来,每年过年返程的时候都是从家乡坐火车来到广州火车站,然后直奔旁边的市汽车站转搭大巴回惠州复工。19点30分,骆先生像往年一样拖着脸盆和行李箱,却看到空荡荡的售票大厅十分茫然。因为在湖南境内转乘高铁的缘故无法预计具体的到达时间,朱先生原本想着到了现场再购票,却没想到碰上了市客运站的最后时刻:“没有办法啦,今晚先找个旅社住一晚。”他苦笑地表示,市站的关停让他的复工旅程变得波折,今后要想一想怎么回到惠州复工。

19点50分,搭乘最后一班从市客运站开往增城大巴的乘客还没有到,司机姜师傅捏着行程单,站在车头旁依然等待着:“这条线路我已经行驶了24年了。公司是在大概一个月前通知我们,市站要关停,之后将线路整体迁移到省站那边。当时收到消息我真的是不敢相信,干了这么多年来,我都把这当成自己的家了。”说着,尽管最后那位乘客还是没赶上,这趟发往增城的客车终于也到了出发的时刻。填好手中最后这张行程单,姜师傅像往常一样绕车缓步走了一圈,仔细检查后郑重上车,径直走到车厢尾部来回巡查。所有检查工作完成,他启动了车辆,在现场站管员的挥手注视下,粤AGI840缓缓驶离市汽车站,橙红的尾灯在微雨中,逐渐朦胧。

下一步将综合开发、升级改造

有人将2层售票厅外的长廊称为“最美长廊”,还有人认为3层候车室一侧的座椅和车窗和机场“神似”,说有一种“有在机场等‘大巴’”的感觉。而随着最后一趟班车的发出,市汽车站也正式关停。

位于广州市越秀区环市西路158号的市汽车站,创造了单日客流量17万人次的全国纪录。成立于1985年市汽车站,到如今已走过35个年头。2004年,车站进行了一番改造,并建成了面积达4万平方米的国家一级公路客运站场,设计最大日客运量可达18万人次,有效地缓解了流花地区的交通压力,客运服务、设施设备、安全管理等方面全面提升,改变了当时广州市公路客运站场的落后面貌。

但近年来,随着高铁、轻轨的相继开通以及网约车的普及,广州汽车客运站的客流逐步下降,客流变化明显,疫情期间客流量跌至1500人次左右。在站场关停后,下一步将根据政府政策要求对原址进行综合开发,升级改造。

车站关停,相关公交站点暂不更名

市汽车站关停,一楼公交总站不受影响,将继续保持正常运行,4月1日开始,车站会继续在现场安排志愿者及接驳车做好乘车指导。那么市客运站(广州火车站)站等与市汽车站相关公交站点是否更名?记者从市交通运输部门了解到,相关公交站名暂时不会更改,将结合今年的站名更改工作,在充分征求相关部门和公众意见后,再适时根据情况做出调整。

在车站实现人生价值,完成“人生大事”

市汽车站站管队队长曹毅枫在这里工作已经有七个年头了。从安检队员到副队长,再到队长,如今市汽车站关停在即,回首过去这七年来的职业生涯,他说这份工作体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在市汽车站这七年,我通过自己的奋斗慢慢充实了工作的意义,在工作中结识了妻子,结婚、生子,如今要和它告别,最大的感觉还是不舍。”

清晨四点二十分,当这座城市大部分人还处于睡眠当中的时候,曹毅枫已经起床洗漱,准备搭乘二十分钟后出发的班车上早班。五点十分,他就已经准时到达市汽车站,开始着手班前准备,制定新一天的重点工作计划和处理前一天遗留的事件。尽管早班的时间是六点整,曹毅枫说自己工作这几年来,习惯了早起,也习惯了事先对工作内容做好规划:“我爸爸是一名公交车司机,早上的工作时间和我差不多,所以他对我的工作很理解,觉得我能熬过来。”

可是在最初刚走上工作岗位的时候,他差点没熬过来:“我们在八个小时的日常安检工作中,除了吃饭的半小时,其他时候都是要走动或站立,还要面对各种突发情况,一开始真的觉得很累。” 曹毅枫记得,有两个一起入职的新同事,当时干了两天就走了,他则咬咬牙,给自己设定了干一星期的期限,甚至在每晚临睡前,调好五个闹钟来确保自己准时起床。在这样的决心下,他一干就干到了现在。

2017年3月1日,广州对省际、市际客运班线全面实施客票实名售票和实名查验,曹毅枫和他的同事们从此多了一项工作内容,要对乘车旅客的证件进行检查,保证人、车票和身份证信息一致,也由此给他的日常工作带来了更多的意外需要面对。

2017年的一天,一名男子早上八点多来到市汽车站,因为没有携带身份证无法购票,在酒醉状态下大吵大闹,甚至干出冲出马路躺下的疯狂举动。曹毅枫和同事们第一时间拦停过往车辆,对该名乘客进行劝阻并将其小心拉回路边,最终在派出所的民警的帮助下,该名乘客开具了身份证明并成功购票乘车,事情得到圆满解决。

除了应对少数不理智或不配合市汽车站管理工作的乘客,曹毅枫在日常巡查中,必不可少地还要维护车站内外的治安,时间久了,他练就了一双识别可疑人员的“火眼金睛”:“正常购票的旅客会咨询别人,会主动找乘车口,但有的人会东张西望,这里看,那里看,长期逗留在站内,这种时候我们就会特别注意。”

捕捉到可疑对象后,作为队长的曹毅枫会第一时间告知监控室留意,再部署安排现场同事尽量避开目标人物周边区域,以免打草惊蛇,等到其动手的时候,立刻上前制止,再将嫌疑人逮捕扭送派出所。

与和自己同一个单位的妻子组建家庭后,由于夫妻俩工作的特殊性,曹毅枫在市汽车站工作的七年里,有五年都没办法和家人一起团聚吃年夜饭。2017年的春运高峰期时,曹毅枫连续加班奋战在车站现场,连轴转几天从早上六点一直忙到夜里十点多。“客流量太大,现场如果没有人维持秩序,经常会发生插队、行李乱摆乱放甚至争吵等混乱情况。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真的挺累的。”他告诉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虽然自己牺牲挺多,但是能把这么大批人输送回家,作为车站的一份子,觉得非常有成就感。

随着时代的发展,市汽车站承担珠三角地区客运任务的担子逐渐减轻。曹毅枫从自己日常工作中的种种细节,感受到了这种变化:“以前旅客行李过安检的时候,我们发现最多的违禁品就是发胶,最多的时候一天没收了130多支,现在的话一天就查到2到3支。”

广大旅客的安全意识提升是一部分原因,在另一方面,市汽车站客流量下降已成事实。回忆起七年前入职时的“盛况”,曹毅枫说车站开放了三个售票大厅,如今只剩一处,旅客大多时候通过线上就完成了购票。他坦言,自己对市汽车站的关停感到有些失落:“通过市汽车站这个平台,让我在工作中体现价值,在这里认识了我妻子,结婚生子,感谢车站!”

心中不舍,站好最后一班岗

市汽车客运站从曾经人头涌涌、过年过节需要分时间进站,有时需要等上半个多小时到现在基本买了票就可以进站,连安检口也从最多时期三层共开放5个减至现在只在3楼开放2个。客流的减少、市站的变化,身为三品安检员杨翠芝看在眼里,而如今市汽车站关停在即,在这里工作8年的她倍感不舍。

在三品(易燃、易爆、危禁品)检查的岗位上,杨翠芝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通过观察物品的形状,就能大致看出来行李里面是什么,遇到可疑情况,都会进行开包检查。”工作多年,她检查出仿真枪、刀具、活禽、高度散装酒等不能带上客运班车的一众物品。杨翠芝还会通过在现场“做试验”的方式对携带违禁物品的旅客进行劝诫。

在一次安检过程中,杨翠芝发现一名旅客携带了超过45度的散装高度白酒,这些白酒如果带上车,将造成巨大的隐患,后果不堪设想。首先,杨翠芝先对旅客进行耐心劝说,并出示相关规定文件;该名旅客还是觉得带上车没什么大不了,随后,杨翠芝当即给那名乘客做了一个“小试验”,她倒出一点白酒,拿出打火机一点,就立即着了起来。“刚开始是看不到火苗的,想想在车上一旦着火谁都看不见火苗,有多危险。通过我亲身示范,告诉他这个东西是很危险的。乘客自己亲眼看到,也就知道是真的危险不能携带了。”杨翠芝说。

随着安检关卡在各类交通工具中的设置,以及人们安全意识逐渐增强,携带违禁物品进站的旅客数量有明显减少。虽然携带违禁物品的乘客数量减少了,但杨翠芝的工作丝毫没有减轻:“你也不知道谁有没有携带,还是要挨个仔细查看”。

早上5点30分,市汽车站就有车辆发出,如果上早班,杨翠芝基本是最早抵达车站的一拨人,5点就会抵达车站,让整个站场开始运行起来。然后和同一班另2个同事共同负责安检、验票验证等工作,三人轮流替换。而在早些客流量大的时期,负责这些工作的一班工作人员有9人之多。

杨翠芝说,她刚得知市汽车站要关停的消息,很不开心:“在这里工作了这么多年,还是很有感情的。”工作8年的地方即将退出历史舞台,她感慨颇多:“从事公共交通工作,可以为市民服务,我自己也有很多收获。”与天南海北、来来往往的旅客“打交道”,杨翠芝感受到很多来自陌生人的善意和温暖:“这是我的工作,我要做好,然而会有很多乘客,也对我很暖心地回应,让我觉得心里很温暖、很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