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市新闻中心

 
 
 
当前栏目:媒体报道
 

[收藏][打印][字号:]

丰乐北路蝶变记

2019年4月12日 来源:广州日报 

丰乐北路蝶变记

黄埔大沙街丰乐北路沿线改造 破解城乡接合难题

经过整治,当年流经黄埔区大沙街姬堂社区又臭又黑的乌涌如今清澈见底。

附近居民带着小孩在乌涌附近玩耍。

如今的乌涌,处处鸟语花香开满鲜花。

亲水平台和农田保护区的耕地构成了美丽的画面,图为航拍乌涌。

近日,“抢抓大机遇焕发新活力”坐言起行大讨论引发社会关注。在市委市政府部署下,各地区各单位比学赶帮、互学互鉴,乘势而上、攻坚克难,扎实推进老城市新活力、“四个出新出彩”。

丰乐北路,是老黄埔区贯通南北的大动脉,也是以前不少司机眼中的“发愁路”。车多路窄带来的交通拥堵不用说,道路两侧全是修车档、轮胎铺和餐饮店,时不时会见到排水管漏出阵阵油污。

“这些低端物业带来的‘散乱污’都是老问题了。”黄埔区大沙街党工委书记邓奕中说,低端产业出不去,高端产业进不来,成为制约当地经济发展的瓶颈。

随着广州城市不断发展,这一大片“黄金土地”不能再一直“蹉跎”下去。黄埔区以壮士断腕的决心,推动“散乱污”场所整治,加快回收低效土地,全面推进城市更新改造。

去年,丰乐北路扩建征拆及丰乐北路沿线“散乱污”场所和低效用地整治工作全面铺开,扇动起这条路的蝶变翅膀。由此,黄埔区以丰乐北路及沿线地带的更新改造,探索出转型发展的“快车道”。

党员干部以身作则

大沙街构建三级征拆包干到户格局,党员干部冲在一线、做好表率,先拆自家房,带动群众主动拆。

村社与区属国企合作

收回1000多亩土地的补偿费用,横沙社区由高新集团负责,姫堂社区由弘安公司负责,土地改造期间租金照付。

包干挂点入户做工作

街道、社区、经济社三级班子实行包干挂点责任制,一遍遍入户做解释工作,平均每个租户上门做工作30多次。

集体收入将增20倍

目前收回的69宗低效地块原年租金2500多万元;改造后,估计集体年收入将达5亿元,约为原来的20倍。

决心:发挥基层党组织战斗堡垒作用

要勾勒描绘出活力城市新画卷,首先要走进基层,倾听老百姓的意见和顾虑。

经过一个个项目的摸查梳理,大沙街及所属下横沙、姬堂社区领导班子总结出了十个具体困难,既有合同未到期、租户漫天要价等现实情况,也有干部信心不足、怕得罪人的思想情况。“这件事单靠村社自身是难以干下去的,只有党委政府的正确主导和有力介入,发挥基层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才能化被动为主动。”邓奕中说。

这个主动不是说说而已,党员干部当以身作则。大沙街构建三级征拆包干到户格局,党员干部带头拆,先拆自家房,再拆亲戚房,带动群众主动拆,冲在一线、做好表率。村民们一下子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决心,开始认真衡量拆迁的“一本账”。

准绳:补偿方案一把尺子量到底

征拆不可避免存在算账的难题。合同期未到期,各式约定五花八门,提前解除合同有的要赔很多钱,“补什么”“不补什么”“补多少”,每个人心里都噼里啪啦打着算盘。

经过反复的考量,街道和社区出了具体的方案,就像一把尺子量到底,坚决不开新口子。租户们也渐渐接受了方案。征拆工作如车轮子滚滚向前,快速跑起来了。

收回地块所需补偿谁来出?改造期间土地租金怎么付?为此,区委区政府及时出台了区属国企与村社合作改造低效用地的相关政策,对于本次收回的1000多亩土地所需支付的补偿,横沙社区由合作的区属国企高新集团负责,姫堂社区由城中村改造前期服务企业弘安公司负责,在收回土地改造期间租金也按标准支付,让村集体收入不断档反而有所增长。

当然,新的问题总会突然冒出。“物业拆了是不是没有了”“物业何时复建”……这些是大沙街姬堂经联社董事长梁锦坚听到最多的问题。面对一片片征拆后变成白纸一样的土地,村民们非常担心未来是不是如愿建成新环境。

区委主要领导亲自挂点督导,街道、社区、经济社三级班子实行包干挂点责任制,一遍遍入户做解释工作,平均每个租户上门做工作次数达到30多次,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打动民心。

增收:集体年收入将增20倍

在经济“大算盘”面前,许多村民也快速算出了一笔账。上世纪90年代签下的租约大多是1-2元/平方米,而整体改造后引入产业项目、商业酒店等业态,整体租金能跃升到百元级别,经济收入提高的同时,人居环境也实现跨越式发展。

截至目前,大沙街带领姫堂社区和横沙社区,用半年时间收回丰乐北路沿线1000多亩低效地,拆除历史低端建筑25万多平方米。取而代之的,是在建的雅居乐黄埔创新中心、横沙城中村改造二期工程,以及将要开工的横沙村级工业园改造、姬堂社区改造融合示范区等城市更新改造项目。

据统计,目前收回的69宗低效地块原年租金2500多万元,改造后,估计集体年收入将达到5亿元,约为原来的20倍,极大提高土地资源经济密度。

集体、村民的收益齐齐提高,让村民喜上眉梢。姬堂社区经联社党委副书记阮灿坤介绍,以集体物业姬堂新社占地10万平方米的牛角岭场地为例,以前是仓库、车场等较低端业态,如今将物业收回来,和发展商合作建设商业楼,发展更高端的经济业态。“未来建成写字楼后出租后,村民的收入就会直接翻几番。”

提速:从堵半小时到只需要5分钟

去年年底,万人热跑的黄埔马拉松跑进了丰乐北路,这是它更新改造后第一次“大型亮相”。原有的双向6车道改造为双向10车道,开阔靓丽的道路上奔跑着矫健的身姿,变成摄影师扎堆拍摄的“高颜值”赛道,也引来周边居民热情观赛。

“以前提起丰乐北路就想到交通堵塞,现在则是景观漂亮、畅通无阻。”姬堂社区三社村民周小姐说,道路还没拓宽改造前,从丰乐立交桥到八通加油站仅2.2公里,但由于交通灯、路标等设置不合理,至少要花上30分钟,现在情况大不一样,正常情况只需要5分钟。

原来,阮灿坤介绍了改造的秘密:一是取消了路段的转弯道,保证车辆通过的速度;二是拆除了临街商铺,该区域的物流仓储企业外迁,减轻了该路段的运输压力。

未来,丰乐北路将融合进贯通知识城—科学城的创新大道,成为弘扬改革开放精神的活力迸发之路、梦想领航之路。黄埔区城市更新改造的步伐也将进一步加速,以充足的土地要素保障,打造营商环境“新磁场”。

黄埔乌涌变化大 水清岸绿鱼翔浅底

距离丰乐北路100多米外,一条护堤种满花叶芦竹和大花美人蕉的河涌摇曳着春天的舒爽。水清岸绿,鱼翔浅底,乌涌正以全新的面目变成市民休闲活动空间。下午时分,就有市民带着孙儿女散步,当被问及变化感受时,他们毫不吝啬地竖起大拇指。

乌涌全长约24.13公里,流经广深铁路和黄埔中心城区,是黄埔区内一条重要河涌。然而河涌周边有许多中小企业,排污口直排河涌里,导致了水质的恶化。“以前我们都喊乌涌是‘污涌’,实在是太脏了。”周边居民罗先生说,河水污浊呈墨色,鱼儿是见不着的,还时不时从河里散发出异味。后来,乌涌成为广州列入全国城市黑臭水体整治监管平台的35条河涌之一,同时也是广州市10条被住建部和环保部挂牌重点督办河涌之一。

黄埔区按照“一涌一策”的原则对乌涌制定了治理方案,将原来的河里淤泥清走,逐步拆除周边散乱污企业,也搬来不少岩石放进河边护堤,给苔藓植物附着,以生物方式帮助净化水体,治污效果渐渐显现。河长每天巡查河涌时,一旦发现有污水排放或其他突发事件,会立刻在微信群里通报并知会相关职能部门处理。

如今,乌涌护堤旁建起了休闲步道和亲水平台,以及绿植护坡和3米宽的沥青单车道。护坡每20米就有一处花圃景观设计,种植有矮牵牛、杜鹃、一叶青、小雏菊、洒金榕等逾20种花卉植物,而紫荆树和白蜡树隔道对望,空气中还飘着一股清新的野草味道。

透过有着岭南纹饰的护栏向外看,河涌清澈见底,肉眼就可看见成群罗非鱼在水里游玩嬉戏。据村民介绍,这些鱼儿都是从水口水库的源头游来的。

如今,乌涌一带成为村民公共休闲娱乐活动场所,惠及周边2条村4个经济社的村民,也描摹出一幕幕新农村幸福生活的情景。“这里空气清新,凉爽又舒服,老人家喜欢白天散步,累了就坐在花岗岩长凳上休息聊天。年轻人则喜欢下午或傍晚时跑步,或带着孩子散步,和碰见的村民聊上几句,十分惬意。”市民周小姐说。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叶碧君、何瑞琪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王维宣